<address id="ntzxd"><form id="ntzxd"><th id="ntzxd"></th></form></address>

      <form id="ntzxd"><th id="ntzxd"><track id="ntzxd"></track></th></form>

        <strike id="ntzxd"></strike>

        XML | 網站地圖 | TAGS

        © 足球比分-NBA直播,足球直播,籃球直播,CBA直播,黑白直播,足球比分,比分直播_jrs直播 版權所有

        京ICP備20210270400號-1

        安子熙圖片揭秘中國失業球員收容所4名球員湊不到1000元拍CT

        2022-06-16 13:02


        2022年1月初,一個普通的工作日下午,北京市朝陽區,通惠河南岸一塊普通的八人制足球場。


        空空的球場上4人正在進行“搶圈游戲”,接著還有傳球、射門等技術動作的練習。從內容來看,這顯然是一堂按計劃展開的訓練課;從動作和身形上看,場上4人似乎都“有兩把刷子”。

        負責安排訓練內容的年輕人叫鮑瑞楠,今年26歲。

        他沒有任何職業球員經歷,疫情前在韓國忠南大學學習運動科學專業,同時考取了韓國足協D級教練員的證書。鮑瑞楠操著一口地道的京腔介紹著場上的2名球員:一位是上賽季某中甲俱樂部的球員,另一位是某中超U19梯隊的成員。

        “這不是賽季結束有一段時間了嗎,他們都是北京孩子,就每天過來做點個人訓練,保持保持狀態。”

        鮑瑞楠給這個成立不到一年的組織起了一個兼具噱頭和爭議的名稱:中國失業球員收容所。

        在這里訓練的,大多是在某個階段里沒有正式比賽可踢的職業球員。在大量職業俱樂部陷入欠薪、解散的當下,鮑瑞楠介紹,一共有15名球員曾來到“收容所”訓練。

        和曾經充滿著高薪、巨額轉會費的職業聯賽相比,這是一個沒有任何金錢交易的民間組織,抱團取暖是它存在的意義。

        訓練的球場是鮑瑞楠以前認識的一位大哥開的,工作日沒人租的時候可以免費用。球員的衣食住行、健身房,甚至受傷后的治療則需要大家一起想辦法:

        “最慘的時候,我們4個人都湊不齊1000塊照核磁共振的錢。”

        一、失業和就業

        時間回到2021年4月,鮑瑞楠又失業了。

        這個時候,距離他來到那家中乙聯賽的職業俱樂部只有大約1個月的時間。

        如此“閃婚閃離”式的人員更替,在2021年的中國職業聯賽準備期里并不稀奇。疫情帶來的影響,足協各種政策對于投資規模、俱樂部名稱、準入標準的限制,外界商業環境的變化……足球投資環境幾乎一夜巨變,連昔日中超冠軍都猝然解散。


        足球圈里也因此出現了大量的失業者。他們一邊尋找著新工作,一邊還要為上一年沒有結清的工資和獎金奔波。

        體能教練,這是鮑瑞楠在中國職業足球圈里的第一份工作。但他發現,在那個階段,需要解決的絕不止是球員身體上的問題。

        有一天,訓練結束后,鮑瑞楠發現一位近期訓練狀態不佳的隊友正在四處借錢。打聽后才知道,這名球員正在籌錢準備“撈人”——他的一位朋友因為拉橫幅討薪,連同家屬以尋釁滋事名義的被抓。

        “他們要面對很多球場外的東西。”鮑瑞楠有些無奈,這實在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這件事感覺也影響了他的狀態,后來聽說他也離隊了。”

        而失業之后的鮑瑞楠則回到了北京,兼職做健身教練補貼生活。

        更準確地說,是在健身房里當“黑私教”。即不和健身房簽合同,只是借用場地設備,直接從客戶處收錢。

        “2020年的時候我也在健身房干過,結果疫情一來,關門了,我的工資沒人結。”

        可以看出來,雖然畢業不久,但體育圈的雷鮑瑞楠是真沒少踩。

        他始終心心念念著要做一名足球教練。就在4月底,他接到了一個電話:“哥,今年聯賽名單里沒有我的名字。之后怎么辦,你幫我想想輒吧?”

        二、草根和職業

        打來電話的是一位曾在歐洲俱樂部青年隊有過兩位數出場經歷的球員,姑且叫他A吧。A和鮑瑞楠在那家中乙俱樂部有過一面之緣。A4月10號進隊報到,鮑瑞楠4月11號正式離隊。

        電話里,鮑瑞楠了解到,A的核心訴求是希望找一個可以踢球和進行身體訓練的地方保持狀態,等待下一次機會。

        他試探著決定自己單干。

        “你要是相信我,就來北京跟著我一塊練。場地我來想辦法,不過食宿你得自己解決。”

        一番打聽之后,鮑瑞楠之前踢野球認識的一位朋友愿意免費把自己的球場給他使用。據他說,那位朋友年輕時也在隊里練過,“他知道踢球的大部分其實沒錢,要錢我也給不出來。”


        5月,A來到北京,正式成為了一名北漂。準確來說,比普通的北漂還要略慘一點——他每月還有兩筆不菲的還貸支出。

        “帝都”居不易。幾經周折,A暫時在北京主城區東北邊的順義落了腳。每天,他要先騎車近十五分鐘到地鐵站,然后經過3次換乘,來到朝陽和通州交接的球場訓練。地圖軟件顯示,A僅單程通勤中花費在地鐵里的時間就長達1小時20分鐘。

        同時,鮑瑞楠也在微博賬號上發了一個征集帖,自己起名為“失業球員收容所”。

        “如果有更多球員來的話,訓練的項目可以更多樣,也方便每周聯系一些比賽保持狀態。”

        失業球員很多,來打聽的人不少,可真正愿意加入的則是少之又少,鮑瑞楠認為,這可能是出于戒備之心——畢竟他在這個圈子里還是一個“小透明”;更因為,對于大多數有職業經歷或者梯隊經歷的球員來說,真正能理解這種生活方式的人太少了。

        鮑瑞楠舉了個例子。去年9月,當恒大足球面臨資金危機的時候,其實有多名小球員曾在微博上跟他有過咨詢:“基本都會先問是不是正規球隊,能不能保證食宿。”

        的確,長期習慣于在球隊里被安排好一切的職業球員很難理解這樣自助訓練、自理生活的業余工作模式。甚至在后期,鮑瑞楠又從場地老板那里借來了一處住所,但仍然有些球員會告訴他“沒法洗衣服,不會做飯”。

        他有些苦笑不得,“看來他們確實距離社會太遠了。”

        三、理想和現實

        比起微博的招募,更多穩定的球員是依靠球員間口口相傳介紹而來。隨著隊伍壯大,鮑瑞楠希望可以找到一個穩定的賽事作為掛靠,至少讓球隊每周都有比賽踢。

        在韓國念書的時候,鮑瑞楠曾經在一家半職業俱樂部實習過。“他們的業余賽事體系很健全,不需要太多復雜的準入規則,交了保證金就可以報名參賽。”

        但現實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疫情之后,包括“京超”在內的北京市足協旗下的所有業余聯賽全部暫停。鮑瑞楠只能每周和不同的球隊手動約球踢。

        “收容所”里球員流動情況也不確定,有些球員練著練著找到球隊走了,還得“抓”幾個民間高手來湊搭子。比賽的穩定性自然很難保障。


        一些家住北京周邊的球員,有時也會回家找找野球踢,“順便找私人老板賺點飯錢。”

        他也很無奈。“這個不是我一個人能控制的。因為從有這事開始,我就沒有在同一時間湊齊過11個球員。”

        錢也是一個隨時可能冒出來的難題,鮑瑞楠這一年碰到過兩次。

        一次發生在自己身上。11月中旬的時候,鮑瑞楠在韓國的學校突然通知繳納學費。這是他唯一一次因為自己的事向隊里幾個要好的隊員張嘴借錢。

        “我覺得大伙挺信任我的,都把手機掏出來給我看了銀行卡余額。”大概是因為到了年底的緣故,4個一年沒有收入的失業球員,一共湊出了1200塊錢。

        另一次發生在球員身上,更讓鮑瑞楠感到無力。一個球員在野球場上弄傷了膝蓋,湊不出1000塊拍片的錢,也沒辦法做治療。鮑瑞楠最后聯系了一個職業俱樂部的朋友,每天訓練結束后從隊里把儀器帶出來抽積液、做超聲波治療。

        “球員不是很懂,更沒有錢。拍片子之前他還想接著練,拍完片子他的第一反應是靜養。”

        是的,這就是本應作為職業足球根基和緩沖地帶的業余足球的現實——1000塊可以難倒曾經的中甲球員,正常生活中的吃飯、洗衣成為了障礙,還有不知道上哪聯系的比賽和對手……

        四、退役前的“臨終關懷”

        未來,是所有人沒有辦法逃避的話題。

        鮑瑞楠每周會給他認識不多的“圈內人”們發微信,介紹“收容所”里的哥們兒。他并不是經紀人,他說自己就是想讓這些努力的兄弟們下個階段有正常的訓練。

        當然,工作肯定不是那么好找的。借一個治療儀是簡單的,得到一份職業合同自然是非常復雜的。大部分經紀人或教練委婉地謝絕了鮑瑞楠的推薦,偶爾也能遇到一兩個熱情的,結果一見面就暗示想去國貿低消4000元的餐廳搓一頓。

        鮑瑞楠哭笑不得:“我們連去醫院拍片子的錢都湊不出來。”他只能和球員一起離這樣的熱心人遠一點,“跟他們耗不起。”


        面對遙遙無期的前景和北京的生活成本,一些球員逐漸萌生了退意。這所成立半年多的“收容所”,更像一個勸退所或者臨終關懷機構,了去了很多人對于職業球員這一角色最后的念想。

        2021賽季結束之后,中國職業足球又陷入了新一輪周期性的未知,很多俱樂部前途未卜。

        放假回家的球員們不知道歸隊日期,也不知道新賽季可以去哪里踢球……

        鮑瑞楠沒有完全放棄,不僅是他自己成為職業教練員的夢想,還有他對于“收容所”這一模式的堅守。在韓國留學的經驗提醒他,職業足球之下,需要這樣一個緩沖地帶來接納和幫助處于困境的球員們。

        他說:如果運氣好的話,也許可能到南方的一家低級別俱樂部就職。“我希望能在那邊找一塊場子,每天下班之后再去帶訓練。”

        他頓了一下,說了一句堅定又略顯無奈的話。

        “只要有這樣的球員愿意來跟著練,那我就肯定盡全力帶。”

        熱門標簽

        高清電視頻道亨克冰球打架視頻哥咱家有錢啦勇士vs魔術體育漫畫火箭vs魔術vsas中超吐口秀阿爾比競彩足球258
        欧美日韩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